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快报 >

男子失联7年 被找到时在东莞一寺庙扫大院

发布时间:2016-05-22编辑:佛展网fozhan阅读(



    3月21日晚9时许,经过20多小时火车、汽车的长途跋涉,山东滨州的李娜和家人终于到了东莞沙田。他们为一个叫“慧缘”的人而来,在金沙寺见到“慧缘”的第一眼,李娜便抱着他失声痛哭。

    李娜和家人紧握他的手(图片来源:广州日报 摄影:刘满元)
    [原标题]男子失联7年 被找到时在东莞一寺庙扫大院
    3月21日晚9时许,经过20多小时火车、汽车的长途跋涉,山东滨州的李娜和家人终于到了东莞沙田。他们为一个叫“慧缘”的人而来,在金沙寺见到“慧缘”的第一眼,李娜便抱着他失声痛哭。“慧缘”究竟是谁?这位李娜的情绪又为何如此激动?这一切,要从七年前说起……
    一周前
    一篇转发的寻亲文他们奔赴东莞
    3月17日晚,李娜收到了老乡转发给她的一篇报道。打开链接的那一瞬间,她和她的妈妈顿时泪奔。第2天,她和家人立刻买了火车票,赶往东莞沙田。
    这是一篇什么样的文章让他们如此激动?原来,这是沙田镇虎门港官方微信3月14日发布的一篇寻亲文章《我是谁?我想家。帮流浪想家的他找亲人》。文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娜失踪七年的弟弟李思军。
    沙田镇虎门港社会事务局工作人员何建文告诉记者,2013年李思军在沙田流浪时被发现,后来被金沙寺收留。沙田镇虎门港民政部门和各界人士一直热心帮助和照顾李思军,同时积极通过多方途径为其寻亲。正是他们发布的寻亲文章,让李娜一家急切地奔赴东莞。李娜认定,文中的那个流浪汉就是自己的弟弟李思军。
    弟弟十几岁便随她打工七年前失联
    李娜说,弟弟名叫李思军,生于1988年,是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冯家镇山后村人。2008年以前,弟弟跟她一起到沙田镇齐沙村的沙田集美地毯厂打工。随后,姐弟二人去了天津务工,再后来姐姐留在了天津,李思军却执意要回广东。2009年七八月份时,李思军还用公共电话给家里打了一次电话,说自己在惠州,之后就再也没有音信了。
    “从小这孩子就和我最亲,很听话。”情绪激动的姑姑流着眼泪说。李娜拿出了当初姐弟俩在东莞的合照以及李思军小时候和其他亲人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孩儿,与眼前的李思军相似度很高,但要确定亲人关系还必须进行DNA鉴定。
    李娜说,这次来认亲的还有自己的丈夫、姑姑和表哥。“因为妈妈前段时间摔伤了腿,爸爸也刚好出海了,虽然我怀孕7个月了,但我必须来。”
    家人苦寻多年一直石沉大海
    李娜还说,弟弟没上过几年学,从小性格内向,不善于沟通和表达,有什么事也不跟家里人沟通。李思军失联后,他们也通过报警、上网、寻求老乡帮助等渠道来寻找,但都石沉大海。
    “我们在老家的派出所报过案,但民警说得去案件发生地报案,我对广东不熟悉,也不确定他在哪,所以一直也没过来报案。每年,我们都让老乡帮助留意弟弟的下落,还发动亲戚通过网络寻亲。这么多年来,家人一直都在寻找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我们找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他竟然成了流浪汉,还失忆了。”面对弟弟,李娜内心愧疚不已。
    然而,对于亲人的出现,李思军显然没做好心理准备。他手足无措:“我现在想不起他们,不知怎么跟他们相处。”为此,沙田镇虎门港社会事务局工作人员特意邀请了社工和心理咨询专业人员为李思军进行心理疏导,希望通过认亲,唤起他以前的一些记忆,慢慢地接受家人。
    对于李思军的举动,他的家人也表示理解,“我们会尊重我弟弟的选择,如果他愿意跟我们回去,我们希望尽快带他回去治疗。如果他一时接受不了,我们可以给他时间,让他留在沙田,等他愿意回去了,我们再来接他。”何建文表示,接下来将为李思军和他姐姐做DNA鉴定。等鉴定结果出来,就可以办理其他相关手续。
    两年前他流浪在高架桥下
    时间拉到两年多前,东莞沙田镇虎门港社会事务局的工作人员在沿河广深沿江高速公路高架桥下发现了他。
    “我们看到他坐在乱草堆中,头发凌乱,周围放了很多捡回来的破旧衣物、被子和报纸等。”何建文告诉记者,当时这个流浪汉靠拾荒为生,热心的群众有时会给他送点吃的东西。但是他从来没有开口说过话。
    后来,金沙寺的新住持释智峰把他留到寺中,为他取名“慧缘”。
    3个月他终于开口说话
    刚开始进入金沙寺生活后,“慧缘”还是不说话,跟他沟通交流,他只点头或摇头。3个月后,突然有一天他开口说话了。这是发现他后,他第一次开口说话。
    然而,“慧缘”的记忆只停留在沙田的这段时间。“我隐约记得我是走路过来的,其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何建文告诉记者,社会事务局在发现“慧缘”时为他做过体检,并未发现他身上有明显的标记或伤痕,也请专门的医疗机构对他的失忆进行了鉴定,但目前尚无结果。
    “我现在负责每天早中晚开门、关门,巡逻周围和清扫大院。”“慧缘”告诉记者,“我觉得大家都对我挺好的。”